地下城中有
43
位冒险者
         
     
       
黄色Mimir:地下城旅行指南 红色Mimir:查询最近更新 蓝色Mimir:它提供本站的FAQ 眼魔书记,负责办理居民登记业务 提供自动搜索服务的密银魔像 眼魔书记,负责办理居民登记业务 《Book of Dark Denizens》,你可以使用它修改个人资料
 
 

 

Ilythiiri Tavern

这座酒馆在你的想象中应该更加风雅,不会有粗糙的墙壁,沉重的桌椅和四四方方的吧台......口胡,你把这里当成Underworld里的吸血鬼大宅了么?不不,虽然叫伊利斯瑞酒馆,但在这里打发时间的卓尔多数都是男性佣兵,不是什么家族武技长和高阶牧师,所以没那么多规矩和讲究。你发现这里几乎都是像你一样的冒险者,他们互相吹牛、赌博、比酒量,围在布告板前寻找任务,有人主动找你搭话,想从你口中打听消息,还有许多人打量着你,放轻松,他们可能是在物色伙伴和佣兵。你注意到他们都把冒险称作“跑团”,这真古怪,听起来像是“擀面团”...有许多人在讲述自己的冒险经历,他们管这叫“战报”......

啊,你是不是也要接个任务,带上四五个人一起去跑团?这样你下次也有故事可讲了,还有很多钱请人喝酒。嗯,这个任务怎么样:为大法师阿美吉找回他的魔宠——一只蟾蜍。太无聊了?那么来个刺激点的:挑战大魔头鬼畜王!——为耐克诺曼夫要回他的稿费......太简单了?呃,这个应该有点难度:在1天内挣到5000GP,为镰刀魔巴尔买显卡......-______-b

 

 
 




 
居民专用通道
你的姓名?
报出口令!

 
最深的地下城 UNDERTOPIA / 伊利斯瑞酒馆 / 冒险故事 / [D&D征文]战报:俊诗人巧绽莲花舌莽盗贼急施空空手
[D&D征文]战报:俊诗人巧绽莲花舌莽盗贼急施空空手
日期:2006-07-29  作者:caoyaoyao@126.com  来自:  点击: 1391
 
 

 

[D&D征文]战报:俊诗人巧绽莲花舌莽盗贼急施空空手

 


 

这是一群人华丽地走向死亡的历程。没有虚构,没有夸大,只是缺乏细节。

                                            ——题记

第一回:俊诗人巧绽莲花舌莽盗贼急施空空手

话说这日,出生在菲地亚北部的半精灵少爷伊拉诺·白杨带着他忠心耿耿的女奴隶丹芙一路游历,来到了背靠精灵城邦米亚的菲地亚共和国。这伊拉诺少爷原本出身于米亚的一个贵族家庭。幼年时便举家搬迁到了米亚与菲蒂亚的边境。其父为了心头所爱,放弃了自己在米亚的高贵地位,要美人不要江山。这位女子正是伊拉诺的母亲,她不仅姿容清丽,更是位天才的艺术家兼虔诚的太阳神信徒。

上一代的白杨大人虽然放弃了自己在米亚的身份和地位,生活却并没有因此变得落魄,而是维持着精灵一贯精巧的奢华。伊拉诺少爷一出生,就锦衣玉食,不知苦难为何物。这个娇生惯养的少爷似乎在宗教方面承袭了其父自由散漫的习惯,神对他来说是一种太过渺远的存在。也许比起不知身在何方的神明,他更愿意相信自己。伊拉诺慈爱的母亲和大朋友般的父亲,使得伊拉诺变得不受拘束,当他的流浪癖一旦爆发,往往是不可收拾的。他喜欢以诗人的身份在这个大陆上漫无目的地游荡着,为自己的说唱寻找着稀奇古怪的谈资。

说到白杨少爷的游历,就不能不提到他身边的女奴隶丹芙了。这丹芙本是白杨家的家生奴,父母虽都是半兽人,却虽伉俪情深。生下她之后不忍让女儿生而为奴,以高昂的代价秘密地把她送到了一个远房的在人类社会长大的半兽人亲戚的家中抚养。这女奴也算是颇有些情义,竟然在十二年之后只身杀回白杨家,想要救回自己的父母。不知这消失的十二年间去了哪里,这女奴竟被训练成了最优秀的野蛮人,白杨家花了些代价才把她制服。伊拉诺把她从管家的皮鞭下要了下来,从此丹芙便对伊拉诺少爷忠心不二,甚至连家主的话也不怎么听。而伊拉诺少爷也对这女奴颇为倚重,出去游历的时候总是带在身边。丹芙对少爷的知遇之恩心怀感激,屡次为伊拉诺化解了危机。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

伊拉诺与女奴丹芙所在的正是菲地亚公国的首都。伊拉诺在这城中已逗留了几日,因俊朗不凡的外贸和无比的才华小有名气……当然了,还有绝对够分量的腰包,身边也有了几名同伴。其中有一位火焰头发的牧师名唤梅蒂的。袅娜的步态间便已尽是烟行媚视的韵致。长长的袍子遮不住她修长的双腿,一颦一笑间尽是撩人的风情,仿佛一颗熟透的水蜜桃。然而腰间的鞭子却又提醒着人们,这颗水蜜桃似乎不是那么好到嘴的。丹芙对她并不是特别友好,虽然接过了她沉重的包裹,她始终很小心地保持着梅蒂和伊拉诺少爷之间的距离。谢莫尔斯是一位沉默的法师,比牧师包得严实的袍子看上去不仅包住了他的身体,也包住了他的来历和心思。他更像是人群里一块坚硬的磐石,风雨不动,却能在需要的时候及时出手,改变整个战局。这一点伊拉诺和丹芙在初见的时候就领教过了。这位法师的沉稳实在是令人称道。第三个是个一贫如洗的武僧。刚刚碰到他的时候,他正因为付不起买馒头的钱遭到店主的奚落。慷慨的伊拉诺少爷于困窘中解救了这位苦行僧(据他自己说的——真实性不可考),武僧蒙德尔遂与伊拉诺结成旅伴。

几人且行且止,来到了菲地亚公国的奴隶黑市。由于米亚对奴隶贩卖的严苛禁令,大部分的奴隶交易都转移到了临近菲地亚公国。这奴隶黑市,也算是菲地亚中的一景吧。几人到达时市集尚未开市,然而热闹的场面却不同于往常,略显得有些混乱。人群中的气氛不同往常。伊拉诺略一打听,得知今天有一位来自洛斯的小有来头的商人为市集运来了一船颇不寻常的奴隶。据说这船奴隶之特殊,其中有两个竟然让哈加蒂尔和赛拉丹同时发生了兴趣。

伊拉诺听闻大感兴趣,一行人遂逛入了市集。此时离十点开市还有一阵子,但场子上小笔的交易已经开始进行了。卫兵四处巡逻着维持场上的纪律。伊拉诺一行有些奇特的组合显然吸引了卫兵的注意,他上下打量了这一群人好一阵子,目光最后定格在了梅蒂的身上。梅蒂毫不羞赧地冲他丢了一个如丝媚眼,卫兵顿时不支倒地。

于是几人继续闲逛,四处打量着集市里的人们,很快就成为了目光的焦点。集市上的男男女女纷纷对着伊拉诺少爷和梅蒂小姐行注目礼。两人倒是丝毫没有不适应,举止很是从容。倒是全副武装,紧跟在伊拉诺身后的兽人,一脸紧张地四处张望着,一一地将年轻的女子投到她少爷身上的目光给瞪了回去。甚至紧张得几次想拿出巨大的塔盾将少爷护在身后。人群里头有几个人特别扎眼。有几个杀气腾腾的洛斯男子,也在集市一角冷冷地看着他们。伊拉诺看了他们一眼,暗暗记在了心里,脸上却并不太在意的样子,继续闲逛着。这时他发现一位身穿侍从服,神情有些倨傲的十五六岁小男孩走进了集市,他身后一个中年商人亦步亦趋,倒像是那侍从的保镖。伊拉诺走上前去与那两人搭话,却不问走在后面的中年商人,直接向那侍从打了招呼。“你好,尊敬的先生,我是白杨家的独子,伊拉诺·白杨,今天集市这么热闹,阁下也是来看奴隶拍卖的么?”少年正欲开口,“亚利安!”他身后的中年商人已经戒备地接过了话茬,“你好,白杨阁下。大名久仰了。”“哪里哪里……”两人寒暄几句,伊拉诺便得知这位侍从并不是一般人,而是在侍卫队实习的贵族。而那位商人打扮的男子并没有介绍自己,看起来应该是家臣吧。他不愿意偷漏真正的姓名,自称凡尔。

很快伊拉诺便和凡尔混熟了,两人在一旁聊起了关于今天的拍卖会的事情。“难道您还不知道么,白杨阁下?今天要拍卖的这两个奴隶,其中一个正是豪森尔德的骑兵队长,战场上的杀人魔王阿!要知道,骑兵的力量可是豪森尔德最后的倚恃,这个奴隶竟然是骑兵队长,今天可有得乐子瞧了!”凡尔神秘兮兮地摇着头。

“不是有这样一说么?塞拉丹和哈加蒂尔同时对这次的两个奴隶产生了兴趣,其实我倒是更愿意相信最近战乱频繁的哈加蒂尔所要寻找的是这位传说中的骑兵队长,而塞拉丹所要寻找的则是另一个奴隶……”

两人正交谈着,拍卖开始了。

菲地亚的地下贩奴集市并不十分正规,在这里你必须自己挤到台前,寻找最有利的出价地点。那些商人和达官贵族来这里的时候身边都总带着几个身强力壮的侍从或奴隶,并不是为了炫耀,而是让他们去占前排的好位置。

伊拉诺此刻和亚利安,也就是那位年轻的贵族侍从,聊得正欢,看了一眼前面拥挤的人群,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示意丹芙去占两个前面的位置。顿了顿,他又看了看身旁的亚利安,道:“丹芙,占两个位置,我要和这位亚利安少爷一起!”凡尔上前一步:“不,多谢白杨阁下的美意,我们还是就在这里看着好了,人多了总归容易出乱子。”但亚利安终归是少年心性,看什么都是热闹,伊拉诺三言两语就把他说动了。于是丹芙从随行的骡子悠翼身上掣出巨大的塔盾,犹如摩西劈开红海,硬生生地在人群中挤出了一条路。她很小心地将少爷护在了身后,却并不关心亚利安和凡尔。谢莫尔斯和蒙德尔大师也随着进入了人群中,然而也并没有对这一主一仆投以太大的注意,谢莫尔斯一直心不在焉地,眼睛没有离开过那群满身杀气的洛斯男子。而蒙德尔则抓紧机会在人群中开始化缘。伊拉诺皱了皱眉,下意识地站远了些。至于梅蒂……她的眼睛自从进入集市以后就没有闲着,一直四处逡巡着寻找年轻可爱的小正太。亚利安在她身边站了好一会儿她才发现,眼睛一下子亮了,随后目光就一直黏在了他身上。

几人在台前最好的位置站定了,伊拉诺抬头看看越来越炽烈的太阳,大声地吩咐道:“丹芙,去给我和亚利安少爷买两把阳伞过来!”“快去快回!集市上人很多,一会出了什么乱子而你又不在我身边可就不好了。”他小声吩咐道。丹芙点点头,举着她的塔盾,奋力地从人群中走了出去。

集市还在做着开市前最后的准备,一行人站在台前倒也没有太多的事情可做。伊拉诺少爷一直在滔滔不绝地跟亚利安交谈着,把他唬得一愣一愣的。正在这个时候,原本在一旁化缘的武僧突然大吼一声,哪里走?!伸手一把抓了过去。旁边一个矮小的半身人男子机灵的一转身,逃脱了。伊拉诺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摸不着头脑,一下子愣住了。集市上巡逻的士兵也发现了这里的骚动,向这边赶了过来,但厚重的装甲显然让他们无法灵活的移动。“注意您的钱包,伊拉诺阁下。”蒙德尔大师一击不中,大声提醒道。伊拉诺一摸,发现自己的钱包果然瘪了一大块。他正准备叫人抓住这小偷,梅蒂的动作却比大家都快,一句咒语过后,那贼立刻乖乖地趴在了地上。

人群更加混乱了,这个时候,丹芙拎着自己的塔盾,扛着两把长长的伞,飞快地从人群中冲了过来——她显然也觉察到了少爷身边的骚乱。一路上的行人来不及闪躲,纷纷被她撞倒在一旁。她冲过少爷身边的时候脚步顿了一顿,少爷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然而好像没受到什么伤害。再加之他正指着地上的蟊贼大喊:“抓住他!”丹芙直接过去就是一脚踩了上去,巨大的塔盾也压在了他的身上。那小贼怪叫了一声,不停地挣扎着。蒙德尔也冲过去给了他一拳,把他按在了地上。这下他连哼哼的精神都没有了,直接趴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梅蒂也掣出了她腰间长长的皮鞭,狂笑着一鞭子就过去了。

那小贼一个翻滚,竟然从两个人的压制下逃脱了。他把钱包塞进了一个路人的腰包,想要为自己找个替罪羊。然而这一切都没有逃过蒙德尔大师犀利的目光。伊拉诺并不担心,脸上仍保留着一贯的混浊笑意,反手拿下了背上的鲁特琴,慢慢弹了起来。“过来吧,过来……到我身边来……”那小贼果然被琴声所蛊惑,慢慢走了过来。正走到了丹芙面前,被丹芙抓着后衣领一把提了起来。“亚利安少爷,您的意思,要怎么处理这个小毛贼呢?可别让他坏了我们今天的兴致!”伊拉诺回头询问着从头到尾都很镇定的二人,播弦的手指却并没有乱。“这个国家有一套完备的法律,然而在这个国土上行走着的商人们遵循着自己的规矩……”亚利安的笑容里仿佛多了些什么。这个孩子……仿佛不只是普通的贵族呢。伊拉诺心中暗道,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丹芙,先把他绑起来!”丹芙先拿出自己随身的麻绳,沉吟了半晌,随即问梅蒂借来了更为结实的丝绳和镣铐,将那小贼整个裹成了一个粽子。“不要绑你爷爷!你艾沙爷爷才不和你一样,空长了一身蛮肉!……”小贼自称艾沙,在丹芙手里拼命挣扎着。伊拉诺皱了皱眉,“丹芙,难道你就不会叫他安静些么?难道这种事情也要我教?徒然让一个野贼败坏了这青天白日!”丹芙闻言从悠翼身上抽出一条麻袋,粗暴地把艾沙塞了进去,货物一般仍在一旁,艾沙挣扎了几下,很快晕了。这个时候两个卫兵终于吭哧吭哧地跑到了近旁:“发生什么事了?什么事?谁在打架斗殴?!”

“丹芙啊,这两位整日在这里巡逻想必也很累了,替我一人给他们一个金币!”“小小礼物,不成敬意。正是有了您几位这么高的警觉,偌大一个市集才能如此太平,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啊!”伊拉诺一边说着,一边示意丹芙送上金币。两个卫兵愣了一下,接了金币,随即也跟着打起了哈哈.,“是啊,要是集市上都是白杨阁下这样的好公民,我们的工作也就不会这么辛苦了……”两个人很快又离开去别处巡逻了,不过看样子他们更像是去找个小酒馆买醉了。

整个骚乱的过程中,凡尔的态度一直很冷静,仿佛注意力并没有太多的集中在眼前的这场乱子上。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一旁的那群洛斯人。而一旁的亚利安则饶有兴致地注视着这场骚乱,但是看看身边的凡尔,他按捺住了自己的兴奋。

伊拉诺少爷正思虑着要怎么处理艾沙,一扭头,却发现梅蒂笑吟吟地递过自己的钱袋。“很精致的绣工呢!”伊拉诺微微一笑,接过钱袋,略一欠身:“多谢了。”这个时候一直在一旁保持着沉默的蒙德尔大师突然发话了:“咳,这个……请大家称呼我的教名格雷戈尔好么?”“哦hohohohohohoho……这两者有什么区别么?”梅蒂眉梢优雅地一挑,妩媚的笑容如涟漪般一点点在空气中氤氲着。“当然有了,格雷戈尔听起来显然比较威风啊!~”伊拉诺的面部肌肉几不可见地抽搐了一下,什么话也没有说。

“正戏仿佛已经开始了。”凡尔朝看台上努努嘴。话音未落,两个强壮的兽人咳呦咳呦地拖上来一个巨大的箱子。看那箱子的大小,放下一整个人都绰绰有余,也许应该叫柜子了。两边都镶着铁条,封得很严实的样子。会是什么呢?安静像潮水一样蔓延了整个会场,但是窃窃私语的声音很快就涌上来了。大家纷纷猜测着今天拍卖的第一件物品。按照惯例,最好的东西总是放到最后,看样子,今天有些不一样了……

这个时候主持人“蹭”的一声跳上了看台。“恩,大家久等了!这就开始我们今天的拍卖。想必大家也听说了,今天刚刚从豪森尔德到了一批特别的货物。当然了,不是好东西我们是绝对不会拿上这个拍卖台的!平时我们总是把好东西放到最后,但是,今天呢,我看大家都是翘首以盼啊……那我们就首先看到这样最特别的商品!——也是我们今天压箱底的商品——火蜥蜴!”主持人大手一挥,在人群中激起一片被压低了的惊呼声。主持人满意地顿了顿:“这是在南部的沙族偶然捕获并训练了七年之久的火蜥蜴,无论在哪个方面看都不不可多得的。身体强壮。我们还附带提供来自沙族,亲手训练了火蜥蜴的顾问两名!”主持人还在喋喋不休着,但其实已经没什么人在听他说了,经过训练的火蜥蜴,这几个字本身就代表了太大的诱惑和太多的不确定性。这可是在这片大陆上第一次出现这样的商品啊!“好啦……大家看到了,这样完美的一件产品,连顾问,起价500金币!这样的货物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大家千万不要错过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主持人青筋暴起老高,一字一句把这充满诱惑力的话扔了出去,却很快石沉大海了。底下仍是一片窃窃私语,却没有一个有力的声音站出来。火蜥蜴的诱惑也许并不会比他的危险更大。再说……谁知道箱子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呢?那一刻的凝滞让主持人有点难堪。但是寂静很快就被打破了。“750G!”伊拉诺认出喊价的是当地商会的副会长。但是他的脸色铁青,脸上挣扎的表情,仿佛并不是自愿想要这个东西。主持人愣了一下,露出有些奇怪的笑容:“啊……出价的是我们的副会长。不过不知道副会长大人要这个勇悍的保镖用来干什么呢?这可比这件货物本身更值得然人期待啊!”凡尔在一旁冷笑一声:“他要是真是自己想买这东西就见鬼了……”“哦?你也是这样认为的?”伊拉诺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凡尔,其他几人闻言也纷纷来了兴趣,然而却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安静地听着。“那依您的意思,一个人为什么会去买一件自己根本不想要的东西呢?”伊拉诺索性转过来,向凡尔问道。“自然只有两种。若不是被逼,谁会做自己不情愿的事情呢?副会长大人莫不是被谁逼着买的?”“其实也说不定是在等东西呢。怕前面的东西碍了他的事啊……”呵呵……两个人随后笑了起来,并没有说下去。

“好……副会长出价750gp,还有别的更高的价格么?有吗?有吗?……好!副会长果然是财大气粗啊!若没有人出价,五分钟之后,这火蜥蜴就归副会长您了!……”

伊拉诺沉吟了一会儿,心道这副会长若是在等火蜥蜴后面的东西,自己出钱买下火蜥蜴副会长显然会对自己心存感激,但若是他是受人胁迫一定要把这东西买到手呢?……最后他终于下定决心,轻声对丹芙道:“让我站高一些。”丹芙闻言蹲下来,让伊拉诺坐到了自己的肩膀上。“800GP!”伊拉诺少爷朗声报出了自己的价格。“好!新的价格又出来了……大家抓紧时间啊!在火蜥蜴归了这位先生之前,大家都还有机会!”主持人一脸兴奋,“但是我们现在要看到的是下一件商品——大家请看!”这时看台上又走上来四个强壮的蛮族人类。从装束可以很明显看出,是哈加战士。他们的脚下都分别放着自己的武器。“这四个是最近一次战斗中的战俘……”主持人又开始了他无所不包的商品介绍,而伊拉诺则小心地注意着副会长的脸色。他很快喊出了火蜥蜴的第三个价格,他的等待显然已经到极限了,精神几乎崩溃。

“好!这两只火蜥蜴就归副会长大人了!看样子副会长已经等不及要看看自己的新奴隶了……开箱!” 那四个蛮子显然已经被忽视了,主持人最后这句话是对抗箱子上来的几个兽人喊的。兽人闻言解开了箱子上的机关锁,四周的板条轰然倒地,箱子成了一个四面通透的方框框。里面果然站在三只手持短矛的火蜥蜴。他们的矛上仿佛还闪耀着火焰的光芒。他们仿佛并没有被禁锢,身上甚至连绳索都没有绑。主持人一看脸色大变,拿出一个卷轴匆匆地遁逃了:“你不会得逞的!”只是这句话不知道是向谁说的。火蜥蜴一从箱子里面出来便将几个拖箱子上来的兽人奴隶扑杀了,并非常享受地在他们还没有完全丧失意识的时候把他们拆成了若干零碎的部件。而一旁的蛮子好像也失去了束缚,正弯腰拾起自己的武器,活动着筋骨,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放我下来,丹芙。”伊拉诺轻轻命令到,“情势很混乱,你要当心。”丹芙郑重地点了点头,小心地蹲下,将伊拉诺放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场面显然收到了相当的效果,众人纷纷尖叫着四散,偌大的会场,刚刚还是摩肩接踵,现在已然的空空荡荡了。少数的几个人站在会场里面显得特别扎眼。除了那几个洛斯来的男子,那个副会长也呆在了原地,像是被吓得无法动弹了。“格雷戈尔,快过去把副会长救出来,这场乐子可不能少了他呢!”这些并没有逃过伊拉诺眼睛。这个时候凡尔注意到,一旁的那群洛斯男子显然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们都是什么身份?”伊拉诺顺着凡尔的目光看到了那群人。“不清楚。但是左边那个肌肉呈陀状的显然是个不可小觑的战士,而右边的那个家伙……应该是个法师吧。”回答的是格雷戈尔。他的目光显然看到了比别人更多的东西。

“战术第一条,评估实力。但是……今天交战的大概不只两方呢。”凡尔的表情镇定自若,仿佛面对的不过是一场预料中的军事演习,耐心地向亚利安讲解着既战术的运用。亚利安显然是第一次看见真刀真枪的博杀,一脸的兴奋。而一旁的格雷戈尔、梅蒂和谢莫尔斯仿佛也没有太大的动静,他们显然是在等着伊拉诺少爷的意思。

“丹芙,站到我身后去,小心防备那群洛斯来的家伙。只怕是来着不善啊!”伊拉诺下命令时冷静的口气明显与他脸上慌乱的神色不协调。丹芙小心翼翼地掣出一直别在腰间的巨斧,拿起另一个小一些的木盾,转到了伊拉诺身后,全身戒备着。伊拉诺则摆出一副恐慌的样子:“我说亚利安少爷,我们还是离开吧,这里多危险啊,刀剑不长眼,万一被误伤到了可就不好了!……”他喋喋不休地劝说着亚利安少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没有比要,白杨阁下。照目前的局势看,我们并不是他们的目标。我本时行伍出身,是个粗人,对这样血腥的场面也见惯了,更何况这正是少爷学习的好机会……您要时觉得这帮人太过粗鄙,不妨先行离开。”凡尔礼貌地回绝了,却掩饰不住目光里的一抹轻蔑。

这个时候冲进来一个人。像是信使的样子,在一片狼藉的会场上神色慌乱得寻找着副会长,附在他耳边悄悄说了几句什么。“什么?!马尔特他……他被杀了?!”副会长的脸色大概不会比现在更糟了。“马尔特?”伊拉诺小声地重复着这个名字。“大概就是这批货物的主人吧。据说还和豪森尔德的王族颇有些渊源,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这下子事情更加复杂了……”说话的是一旁的谢莫尔斯。看来不说话并不代表不知道行情啊。

说话间菲蒂亚的步兵也行动起来了,几十个士兵手持塔盾挡在了前面,后面的弓箭手将整个会场团团围住,这个时候恐怕稍有不慎,会场上的十来号人就都要被扎成箭靶子了。“恩……刚刚主持人说过,这火蜥蜴是来自南部沙漠,而蛮子则是……谢莫尔斯,你看得出他们的来历么?”“这应该是北部蛮族冰锤部的战士吧。看他们的服饰应该没有错。”“那就好……恩……”伊拉诺的脸上滑过一抹奇异的笑容,“到台前近一点的地方,让他们能够看清楚我们。”

几个人围成一个战团,走到了台前。凡尔和亚利安也并没有远离,但是并没有跟到近处。“恩……丹芙,想想看,若是他们两拨人打起来了,对我们会产生怎么样的影响呢?”“那样的话,等他们自己打得差不多了我们再出手就轻松多了”“呵呵,那你说……我们这次是把宝押在哪边呢?”“火蜥蜴。”丹芙对同是野蛮人的武士显然并没有好感。“那好吧!”伊拉诺格格轻笑着,拨响了鲁特琴,“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梅蒂和格雷戈尔闻言也应和着琴声使出了自己的绝技,场面变得有些恶搞……一个奇怪的演唱组合,衣着华贵的伊拉诺弹琴,唱歌的是个和尚,由一个牧师伴舞……冷汗```````````

但无论如何,这恶搞的表演总算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那几个蛮子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过来了,但火蜥蜴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动静。伊拉诺紧接着念出了咒语,让自己通晓火族和蛮族奇怪的语音好进行谈判。

“我代表自由而来!”这句话被用火族语、蛮族语和通用语重复了三次。伊拉诺小心地挑选着词汇开始了他的谈判。这时,他发现火蜥蜴仿佛并不如看上去的那样精神,一个个面有菜色的样子。大概是饿了?伊拉诺决定赌一把。“各位从故乡来到这里,长途跋涉,舟车劳顿,想必现在一定已经很累了,要不要来点什么吃的喝的补充一下体力?”火蜥蜴的目光蹭的就汇集过来了。听起来像吸气的咝咝声的火族语在会场上响起:“肉和鲜血!”“额……好的好的……请问几位勇士是要肥嫩可口的马肉呢还是新鲜有嚼劲的骡子肉?”一旁不明就里的凡尔的脸上挂下一排黑线,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梅蒂,去把那个小贼艾沙放出来。是他派上用场的时候了。”“谢莫尔斯,去门外牵几匹马过来……对了,记得不一定要牵我们自己的啊!”“艾沙……你刚刚偷我钱包的事情现在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是作为你失手被抓的代价,现在你必须去给我把这几个奴隶的身份文书找出来。记得要快!”艾沙权衡了一下利弊,正准备开口,却被丹芙冰冷的目光硬生生堵了回去。“这样……好吧。我之前是混在奴隶商队里面来到这个地方的,找文书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但是需要时间。给我半个小时。作为我失手被抓的代价。这件事情完了以后你要放了我。”艾沙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在了建筑的阴影中。他并不需要伊拉诺的许诺,既然已经行动自由,什么时候离开就不过是他的心情问题了。

 

伊拉诺继续和几个奴隶纠缠着。“几位想必也已经看到了门外的卫兵了吧?现在几位的身份是这里的奴隶,若没有合适的手续,几位走出那道门五分钟之内就会被扎成箭靶子。而我可以给几位自由。几位可愿意相信我?鄙人虽然无才无能,但毕竟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几位又什么要求尽管说,我尽量满足。”这时门外的卫兵显然已经不耐烦了,似乎在调整着队形,想要从入口处冲进来。“梅蒂,找着他们的头,让他们在原地老实地呆着,别过来碍手碍脚。”梅蒂闻言粲然一笑,整理了一下姿容,娉娉婷婷地走了过去。几分钟之后,带兵的小队长就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卫兵们于是停在了原地,小队长的目光却粘在了梅蒂身上。

说话间蛮子们已经聚集到了一起。一个看起来明显比其他几个都强壮,手持长枪的蛮子开口道:“告诉我,这里是哪里?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啊……关于这个问题……这里是◎#¥%……※×(快进完毕)……的菲蒂亚,几位恐怕是以奴隶的身份来到这个集市上拍卖的。”“菲蒂亚?”蛮子对于这个地名有些茫然。“几位难道不知道菲蒂亚么?……那我来告诉你们吧,菲蒂亚公国是一个有着5000年悠久历史的古国,他的第一代国君是~!◎#¥%※↑\@&○△★◆↓#_ねのそむねねちちぇひぺのゎへも……”接下来的内容……我是这样想的,我们还是快进了吧……不然我们真的就很有可能要跟那群蛮子一道接受关于菲蒂亚的五千年历史知识扫盲了。当然,不排除大家有人对这个有兴趣的,如果是这样,请参见《みまにね》(书名其实是我乱编的)。蛮子显然被伊拉诺唬住了,但火蜥蜴对历史方面的知识看来是没有太大兴趣了。他们已经开始砸起了面前的东西。

那群洛斯男终于按捺不住,缓缓前进了。然而,不知什么时候加入他们那一群人的一个全身都裹在斗篷里的家伙却没有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伊拉诺。那群洛斯人显然也引起了火蜥蜴的注意。就在这个时候,谢莫尔斯牵着两匹高头大马进来了。伊拉诺很高兴看见这两匹马都不是自己的。“几位一定已经饿了吧?这两匹马就当是在下的见面礼好了。区区薄礼,不成敬意……”伊拉诺话音未落,两只火蜥蜴便已经扑到了马的身上,另一只稍稍落后,正眼馋地看着同伴大口地撕咬着。“懦夫!”冷笑的居然是那个洛斯战士。他随即冲上去,对着那只吃得正欢的火蜥蜴就是一剑。火蜥蜴显然被打懵了,过了好一会才慢慢抬起头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后面那只暂时没有被美食弄晕的火蜥蜴估计也饿得有点晕了,居然扔掉手中的矛,扑了上来。然而那战士灵巧的一闪,让火蜥蜴扑了个空。三个火蜥蜴很快与战士战作了一团。

伊拉诺瑟缩着躲到了一旁,大喊道:“打架了啊!快来人啊!”眼睛里面却闪着狡黠的光。洛斯来的那一群人中包在斗篷里的男子看样子是个法师,站在原地念出了咒语……“火球术。”谢莫尔斯的语气很肯定,表情中却带着些震惊。耀眼的火焰如礼花般在空中“轰”的扎开,地板上登时多了一只冒着黑烟的烤蜥蜴。“难道这就是你藉以给我们自由的实力么?!”伊拉诺瑟缩在角落的熊样显然让蛮子很不爽。蛮族的语言比起火族语难听多了,活象坏了的风箱。Shit,这一群人把我的计划全部打乱了。伊拉诺暗骂一句,紧张地寻找着对策。“难道你们没有看到吗?这群火蜥蜴就是你们的榜样,不服从的人都将得到相同的命运!”伊拉诺说这话时威风凛凛的样子有如天神。那群蛮子显然被吓住了,按下性子继续听他开始扯菲蒂亚的历史。

但他的话并没有起到更大的效果,凡尔和亚利安已经按捺不住抽出了自己的兵刃。“梅蒂,上前表示一下关切,劝他们不要加入战斗……当然了,我们也不能违逆他们的意思不是?”会场上的人们都没有听见这个用魔法送出的悄悄话,但梅蒂显然明白了伊拉诺的意思。果然,凡尔谢过了梅蒂的好意,抽出腰间的长短剑,一个漂亮的扑击,以炫目的剑术结果掉了一只火蜥蜴。亚利安也抽出了自己的兵刃,然而站在原地并没有动。

艾沙怎么还没有好,这里已经越来越乱了。局势渐渐失控,伊拉诺不禁有些急躁了。“哈夫尔,这里就交给你了,乱子比想象中的大。”洛斯人中的法师说完消失在了通向地牢的门内。战斗继续着,剩下的一只火蜥蜴在几个训练有素的战士面前显得不堪一击,很快就英勇牺牲了。

“星克阁下,”凡尔转过身向着格雷戈尔身边仍在发抖的副会长道,“我们的目的仿佛时一样的啊……不如大家合作?”那几个洛斯来的武士已经冲进了地牢,然而凡尔看样子并不着急。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这边打得无比热闹的时候,艾沙也没有闲着。在马尔特华丽而巨大的住所内一通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一沓厚厚的文书。他也不看,拣出所有的文书统统拿上准备离开。这个时候一把沾血的钥匙引起了他的注意。钥匙的顶端装饰着一颗及其名贵的珍珠,看样子……该是个什么宝藏的钥匙吧?艾沙伸手抄起钥匙,揣进了自己的腰包。恩,这个可以留着以后再去找锁也来得及。他拿着文书飞快地跑回了会场。

 

这边战斗正刚刚结束。伊拉诺心急火燎地拿过那一大摞文书,迅速地翻找着。一声欢呼之后,他从那一沓文书中抽出了那几张契约。伊拉诺沉吟了一会,拉过一直处于格雷戈尔“保护”下的副会长星克,又示意梅蒂叫来了一旁的卫兵队长。“今天呢就请在场的两位做个证,鄙人现在想以每个七十金币的价格买下这几个奴隶,好,大家谁有异议么?有人出更高的价格么?……大家放开了喊吗……”一片寂静……“那好,既然大家都没有人出更高的价格,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更深的寂静……“恩,卖家想必不会介意我先欠着这区区的百十个金币吧?……不介意那就真的太好了……”鸦雀无声……会场里所有的人都被笼罩在比北极更加寒冷的空气中彻底无语了。

那么好的,二位都是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就请大家做个见证,我想带我的这几个奴隶出去,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吧?这个时候伊拉诺通晓语言的法术已经失效了,然而蛮子也多少可以听懂几句通用语。他缓慢而又小心地重复着,“几位已经自由了……你们可以自由地离开……只要愿意。他们——”伊拉诺指着外面的卫兵,“绝不会再阻拦你!”这个时候星克抢着上前一步:“伊拉诺少爷,不瞒你说,在下现在手下正缺几个勇武的战士,不知道……”他的眼睛在几名蛮族武士身上逡巡着。“我想他们现在已经自由了。为什么阁下不自己问问他们的意思呢?”

正在这个时候,几个蛮族武士开口了。“我们是失败者,即使从这里走出去,也不可能再度回到自己的部落了……”艾沙在一旁同声传译。这是伊拉诺第一次从这群岩石一般的武士脸上看见如此萧瑟的表情。也许此时故乡对他们来说,已经成了一个太遥远,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了吧?“那这样正好,”星克插了上来,“在几位帮完我这个忙之后,我可以给几位写个推荐信,推荐几位加入菲蒂亚的军队。以几位的勇猛,在军队中定可以飞黄腾达,前途无量啊!”星克的样子活脱脱一个赶着推销出自己货物的商人。“我们承认这位少爷为我们的主人,因此要先征得他的同意。”几位蛮族武士说着,向伊拉诺行了一个半屈膝礼,表明了自己的服从。“几位是自由的,完全可以选择自己所希望的方式。”“那么好的……”星克不等那几个蛮族再开口,就赶忙接过了话头,“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我就把话挑明了说了。我要你们去地牢里帮我救一个人。已经耽搁不得了,大家一边走一边说吧!”

说罢,他率先冲向了地牢。那个被称做哈夫尔的洛斯战士和凡尔紧随其后,伊拉诺一行人也很快赶了上去。地牢的门已经被砸开了,里面的黑暗张大了嘴,好像要吞噬一切。里面并没有打斗的声音,这寂静此时看起来格外不寻常。“格雷戈尔,会侦测邪恶吗?”伊拉诺小声道。格雷戈尔点点头,开始施放法术。“没事。再里面一些的地方貌似有打斗。但是……危险没有想象中那样迫近。

“少爷,我可以么?”丹芙的声音充满了渴望。伊拉诺点点头,丹芙立刻如一支离弦的箭般冲进了地牢。随后冲进去的是那几个蛮族武士。近在咫尺的战斗唤醒了他们体内武者的血液。丹芙和几个战士很快冲到了天牢的开阔地带。前面的路被一字排开的四个农民挡住了,他们正和亚利安少爷对峙着。“看样子,我的援军已经到了呢。几位是要束手就擒呢,还是等着被群殴至死?”亚利安嘴角扬起了胜利的微笑。亚利安身后打斗的声音已经很明显了。丹芙发现几个农民手上都持着短剑,这样的工具显然并不是平时用来挖地的。丹芙一下子愣住了,少爷还在后面没有跑过来……可是现在……应该打谁呢?她有些迷糊了。几个蛮族武士看见她没有动,也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只是在原地小心地戒备着。

这个时候星克赶过来了。“我以亚利安·轻羽的名义,要求与星克阁下合作,达到相同的目的!”即使是求人,亚利安也高高地昂着头。“轻羽……唔……”随后赶到的伊拉诺若有所思的重复着这个姓,“看起来是个羽人的姓氏呢……很熟悉的名字……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了……”丹芙看见少爷,如释重负地冲到了他身旁:“少爷……请问我应该打谁啊?”伊拉诺扫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看起来那几位农民比起锄头还是比较习惯拿短剑吧……”他嘴角的一抹轻笑如涟漪般缓缓扩散开来,整个空气中漫溢着云淡风轻的恬然。“现在我们什么都不用做,看他们打就可以了。”果然,不出几个回合,那四个农民就被CDG了。“你们快跟我进去,一定要把小马尔特·豪森尔德老爷救出来!”星克显然已经急不可耐了。“豪森尔德……”伊拉诺吃了一惊。虽然不晓得这个人的来头,但……一定是皇亲贵胄没有错了。可是豪森尔德的国姓爷啊!一行人于是无视那几个农民,直接向里面走去。丹芙没能插上手,一脸郁闷地在尸体上翻翻拣拣,把搜出来的四柄短剑和几个干粮都带在了身上。

伊拉诺进了里间,看见凡尔正在和哈夫尔单挑。哈夫尔一脸怒容,“胆小鬼!没种!我终于知道你在大厅为什么不出手了!”“战术第三条,要寻找一切机会消耗敌人的体力。”凡尔的面容很沉静,然而眼神中却充满了戒备。

“大家万事和为贵吗……没什么事大家喝个茶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啊……干什么要打架玩呢?这样不好的……”伊拉诺冲上去就絮絮叨叨地念了一大通,其势头堪比唐僧(你千万别告诉我说西方没有唐僧)。哈夫尔一郁闷,改换招式,直接扑向了伊拉诺。此时丹芙还站在外面跟那些尸体玩,事情太过突然,旁边的一干人等也来不及施以援手。伊拉诺登时呆在了原地。然而……凡尔在一旁微笑着将剑鞘横在了哈夫尔脚下……

算了……我保证,蹂躏NPC的事情我们就做了这么多,真的……唉……接下来哈夫尔被OOXX的过程我就不忍心描述了……大家需要知道的只是,几分钟之后,地上多了一个几乎被压扁的东西……

“马尔特少爷?您还活着么?马尔特少爷?”星克焦急地呼唤着,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牢房里静得可怕。“двㄋㄕㄘаㄘㄘвχξνψπㄎㄑㄎμνㄆοδμοη……”“是什么法术?!”伊拉诺的反应快过了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火球术。”谢莫尔斯的声音有些颤抖。话音未落,一个火球便从牢房中飞了出来。亚利安一脸沮丧:“战术安排到最后总是会变得一团糟。”说完他念了个单字,火球立刻原路返回,“轰”的一声过后,整个世界安静了……一行人冲进牢房,发现施术的法师已经被轰成了渣,而他们口中的马尔特大人也只剩下半口气了。

梅蒂立刻施放了一个治疗法术,总算将马尔特从死神手里抢了过来。看见人已经救到,几方人都松了一口气,在原地小心地守护着马尔特少爷。而盗贼法师和尚则订着那被轰成渣的法师遗体打起了主意,丹芙也想过去分一杯羹,然而被伊拉诺用眼神阻止了。最后格雷戈尔从那法师身上搜出了一大堆东西,却郁闷地发现全都是自己不能用的法术装备,倒是便宜了谢莫尔斯……

一行人的动作被定格在了此时,此处。

SAVE————————————————————————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责任编辑: dexter_yy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一名沙华鱼人似乎注意到了你的疑惑:“阁下,如果你想对该文章评分,请先携带有效证件到Undertopia城管办事处登记,如果你还没有成为我们地下城的合法居民,请看头顶上方,那有一只丑陋的眼魔,它会给你把事情办妥”。
平均得分 9.00, 共 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