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中有
43
位冒险者
         
     
       
黄色Mimir:地下城旅行指南 红色Mimir:查询最近更新 蓝色Mimir:它提供本站的FAQ 眼魔书记,负责办理居民登记业务 提供自动搜索服务的密银魔像 眼魔书记,负责办理居民登记业务 《Book of Dark Denizens》,你可以使用它修改个人资料
 
 

 

——你这个无胆匪类,这样腐臭的烂猪肉也敢卖这么贵,我今日就要你在我的正义铁拳之下,仆街当场!他妈的!我今日必定要将你轰杀!这块最大的猪肉便廉价给我吧!

——哈哈哈,雕虫小技,我会心软吗?你便不能把我估计得到。杀呀!

——你这根没用的废柴,想要败我,你还远远地未够班啊,便给我败吧!想杀我的价?我忍屎忍尿也忍不下你,你惹龙惹虎也不该惹到我呀!

——混帐,与我作对,你今日便要死的极惨,最惨,惨绝人寰啊!

——你要战那便战,我今日便要证明,你一生都注定在我之下,这便是老天给你的宿命!

——给我收声,强者一生遇强越强,我今日便要逆天啊!

——口胡!口胡!口胡!

——口桀!口桀!口桀!

 

 
 




 
居民专用通道
你的姓名?
报出口令!

 
最深的地下城 UNDERTOPIA / 地精学院 / 剑与魔法的传奇 / 国内原创 / 喵姨的BG2之旅(超人气连载!1024更新)
喵姨的BG2之旅(超人气连载!1024更新)
日期:2004-10-10  作者:madcatclan  来自:NTRPG  点击: 12299
 
 

 

第一章(10月9日连载)

 

周刊少年UNDERTOPIA 2004年秋季超人气连载 

——《喵姨的BG2之旅》!

YY:什么?“喵姨是谁”?你不知道?!………呃,那没什么,你已经不用知道答案了,你就快要死了……

 

第一章

   爱蒙可以听到远处牢房中流畅的咒语声,以及每一段咒语结束时所传来的同父异母的哥哥乔的大声惨叫。
  自从他们一行人离开了博德之门,在郊外就掉进了一个精心准备的陷井里。所有的人都被单独关进了这一间间的牢房中。那个设置陷井的法师化了数周时间对她进行了一堆莫名的试验和折磨后,似乎开始满意于得到的结果,开始把兴趣转向乔。

  爱蒙努力地把身体挤到了牢房的一角,用手捂住了耳朵,想尽力隔绝这可怕的声音。正在这时,地板传来了一波轻颤:一具由坚硬的岩石所雕刻而成的九英尺高人形雕像轰鸣着从她面前的通道走过,停在了法师的面前。一阵低沉嘶哑的声音毫无起伏地响了起来:“主人,地下城遇到攻击。”
  “这些该死的家伙,他们就不能安安静静地呆着么。”一个流畅无比的甚至好听得象在唱歌的声音用一种刻意的粗俗语气回答到,“呆在这里,波克,干掉入侵者。”
  对着魔像下完这道命令后,法师的双手在空气中比划出了一扇门,然后一把拉开那扇虚无的门扇,迅速地走进去,然后就这么凭空消失在了空气中。


  “Polymorph Any Object.”
  随着这个咒语,本来空无一物的走道中慢慢显现出了一位身穿蓝色长袍法师的身影,岩石魔像正准备按照主人的指令上前攻击,但它的脚下已经不再是坚固的岩石地面,而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
  蓝袍法师略略地等了几秒,直到洞底传出一声闷响,岩石魔像摔成一堆曾经是魔像的碎石后,才悠闲地开了口。
   “我可以救你出来,爱蒙,我甚至可以一起救了你的哥哥乔。我所要求的回报,只是从你身上取走一件东西,一件你其实并不想要的东西。”
  “你是说,你准备救我们?”虽说这是令人难以相信的好消息,但是如果出自一位有着从暗处盯着潜在客户的保险经纪眼神的人时,几乎没有人能随意接受。
  “是的,送你们去任何你认为安全的地方,烛堡?还是博德之门?”
  “你怎么知道……”
  一直把脸隐藏在阴影中的兜帽被一双保养得几乎完美的手轻轻推开,一副几乎不亚于精灵般精致的女性面孔显露在了爱蒙面前,那种眼神似乎被这个动作冲淡了不少:“这无关紧要,我知道的事实远远超过你的想象。现在你只需要回答我,同意还是不同意。”
  “我的要求是救出我们和被一齐抓来的朋友,然后送我们进烛堡。”
  “契约成立。”蓝袍法师从自已的腰包中抽出一支十英寸长一端还雕着一圈波纹的小木棍,指向爱蒙牢房的铁栅:“Shatter.”

  一行人在监狱内的各个牢房中穿行,除了救出了爱蒙的哥哥,一名战士外,还顺手救了一名大个子巡林客和一个半精灵女性德鲁依。
  还真象是一支专业在野外活动的冒险团队,蓝袍法师无聊地想到,这个区域内唯一的敌人就是被摔成碎片的那个石魔像……
  “你的朋友全在这里了么?”
  “不,还有卡立德,我们得找到他。”
  也就是还要继续在这个地下城里浪费时间。影贼们会闹腾多久还真是个迷,不过暗法塔那些情报贩子们坚称这是自上次艾欧把众神赶下界之后最好的一次机会,绝对不应错过。

  几支箭向这队冒险者射了过来,失去了所有装备的那些冒险者们迅速地跳向墙壁的两侧,非常专业地把自已的目标减到最小。唯一没做任何动作的,便是那名蓝袍法师。任何射到她身上的箭矢,就如同被一种无形的粘液吸收了所有的速度一样,无力地掉落在她的脚边。
  终于有点事情可以活动一下无聊的手指了,尽管面对的是一队全副武装的地精守卫。蓝袍法师伸出一只手,轻轻地呤唱着咒文:“Cloud Kill”。

  一团昏暗浑浊的黄绿色浓雾弥漫了整个过道,笼罩在雾中的地精守卫们只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便从此再无声息。接着另一个法术轻轻响起:“Gust of Wind。”
  地下通道中突忽其来地产生了一阵强风,把那团黄绿色的迷雾迅速地向一片黑暗的通道深处推去。一片黑暗中,间或几阵越来越轻的尖叫传来,然后又截然中止。

  “那些地精身上应该有武器,我相信你们应该也能使用。”一面说着,蓝袍法师一面走入黑暗无比的通道,但很快她就听到了一位充满了稳重的女声。
  “尽管我能看清通道中的一切,但是他们不能。我们需要准备一组火把,否则地精守卫可以轻易在黑暗中狙击我们。在我们准备火把的时候,你不妨和我们谈谈,比如说,你是谁?”
  “你们可以称我为麦德凯特,对,以后在这个世界我将以麦德凯特之名让人人尽知。”蓝袍法师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只不过这个笑容让所有人下意识地去摸了摸早就被搜得一干二净的钱包。做完这个笑容的主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反应,而是伸手从法袍上一个小口袋中取出了几只萤火虫的尸体:“希望你们有准备 Light这个法术。”

  “你们两位男士还等什么!快把这些地精守卫的装备剥下来穿好,长剑、匕首、小园盾、皮甲,还有短弓和箭,你们根本不缺把自已武装起来的任何东西。再搜一下他们的钱包!我先申明,所有的战利品,必须先分给我一份……不,我才不要这些带着臭气的钱币!”
  一路上冒险者们唯一起的作用便是搜索通道一具接一具的尸体:有些是地精守卫的,有一些则是灰矮人的,还有一些是看上去象盗贼的人类。麦德凯特似乎对死在死云术下的角色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她带头到达了长长通道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园厅中。
  “接下来,让我看看地图。”她从腰间地图盒中取出一卷羊皮纸,轻轻地在手中展开,“这里是园厅,好极了,那么,向北去就是离开的道路,向西就是图书馆,向东是那个艾瑞尼卡斯的卧室……”
  “你怎么会有这里的地图?”那个自称是贾希拉的半精灵不知道何时走到了麦德凯特的身边,看见了她手中的地图:“这个黑色的小塔印记代表什么?我不知道费伦有过这样的记号。”
  麦德凯特反射似地飞快把卷轴合上:“把竖琴手讨厌的好奇心收起来,这张地图和这个标志都不关你的事!如果你那么闲的话,就告诉我,哪一个方向是西?”
  贾希拉一时反应不过来,呆呆地指了下西方。
  “好极了,你们去东面,那里是艾瑞尼卡斯的卧室。离开这的传送门钥匙就在里面。要小心地取到它,别触发任何警报,除非你们想和两只石魔像打交道。拿到了钥匙就回来这里,我们从北面离开。都清楚了吗……等等,大个子!对,就是在说你,明斯克,你陪我去图书馆,动作快点。”
  “她可真火暴!哦,小布,我都要开始怀念起家乡的那些女战士们了。”
  不等其他人回答,麦德凯特大步向西,那支十英寸长一端还雕着一圈波纹的小木棍再次出现在她的手中:“Shatter”。图书馆的木门在倾刻间化成碎片,接着就是警报声大作,园厅墙壁上浮雕的两具人像如同苏醒过来一样,伸展着它们的四肢。
  哼哼,地图上早就标明了这两个石魔像守卫的位置,否则为什么要带那个没头脑的大个子过来:“Polymorph Other”。
  还没弄清为什么这个法术目标会对准自已的明斯克一瞬间就膨胀了起来,战士怔了一下,似乎并不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然而,当他瞥见本来看上去挺巨大的石魔像一转眼就变成了差不多的块头时,涂满油彩的大嘴咧开一个笑容。他信心十足地大吼一声,巨大的身体在瞬间挣脱了皮甲的束缚,原本沉重的双手巨剑如今已如长剑般轻盈的单手持握,咆哮着和石魔像砍成一堆。
  “努力干吧,大个子。”麦德凯特放心地走进了巨大的图书馆。

  果然,一切就和暗法塔情报贩子们所提供的一样,艾瑞尼卡斯的所有研究记录和参考书、法术书都整整齐齐地放在这一排排的书架上。真是一个喜欢收拾的勤快人啊,这样一来,可就省了不少麻烦事了。
  麦德凯特从口袋中抽出一块折得象手帕大小的布环,把它挂在了一边的墙上。一个足有六英尺见方,十英尺深的洞穴立刻出现在了布环的后方,六名人形骷髅正站在洞中,等待着命令。
  “把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搬进洞去!”

  半个小时后,麦德凯特叠好布环,放回口袋,离开了只剩下空空书架的图书馆,回到了园厅。已经变成隐逸巨人的明斯克正坐在地上,以便贾希拉为他治疗伤口;爱蒙正在翻看一本魔法书,口中正紧张地念念有词;同样鼻青脸肿的乔,正在一边试着他从尸体上找来的两柄长剑找挥舞时的感觉。
  “找到钥匙了吧?好极了,我们走吧。”
  “我们还需要找到卡立德。”
  “当然当然,我知道,这是我们的约定。但是你看,这一层肯定没有卡立德,除了关你们的牢房,就是图书馆、卧室还有一堆的克隆实验室。我相信你们刚才也没有闲着,对吧?”
  “那么,你知道卡立德去哪了么?”
  “这很容易知道。你看,这个地下城上面,是一个和这一层同样大的地下城。估计那位艾瑞尼卡斯把地下城造成这样,就是为了防止其他人闯入下层。因此,卡立德既然不在这里,那么他就在上一层中。”

  连接两个地下城的就是一组传送镜,任何身带钥匙的人都可以轻易触及这面镜子,从而来到另一层。如果说下一层主要是那个艾瑞尼卡斯用来研究的地方,那么上一层就完全是他用来防御外敌攻击的地方。
  “大家要小心,这一层到处是机关。”一面轻描淡写地把一名刚见他们走出传送镜就扑上前来的盗贼解离成了一小撮粉未,麦德凯特一面再次拿出那幅地图研究地下城的情况。“嗯,这里写着向东就有一个秘门,门后就是一郡被召唤来的闪电魔蝙。我想,这里应该就是秘门的所在了。”那支十小木棍再次应声出现在她的手中:“Shatter”。
  墙壁在一瞬间化成了粉未,连着一起掉下来的就是墙外侧的一堆泥土。
  “如果你说的是东面,女士,那么应该是这堵墙。”一直没开口的乔指向了麦德凯特开孔处的对面一堵墙。“你是说后面都是闪电魔蝠?事先就知道?”
  麦德凯特一直冷漠的脸似乎也红了一下:“当然,我知道应该是这堵墙。嗯,既然你也知道,不妨由你来打开它。”
  乔并没有动手,而是和明斯克一起无言地站在了那扇暗门的两侧,爱蒙迅速地检查了门扇的周围,确定没有任何机关后,用力把门推开,同时迅速地跳了开去。

  无数闪电突然从洞开的门口射了进来,全部打在了麦德凯特身上,转眼间就被身上的防护咒语吸收和抵消了威力。而作为回应的,则是毫不受影响的法术呤唱: “Death Spell”。负能量从闪电魔蝠中心暴发,死亡在一瞬间接收了全部的闪电魔蝠的灵魂。在尸体堆的后面,麦德凯特看到她正在找的东西:三个被施加了Energy Transformation Field法术的铁笼,这便是闪电魔蝠能不断涌出的关键所在。
  “Mage’s Disjunction.”
  不断吸取魔法物品的能量,召唤出闪电魔蝠的Energy Transformation Field在瞬间被彻底摧毁,只剩下了一地的闪电魔蝠尸体。踩着这片血淋淋的地毯上向外移动的冒险者们吃惊地注意到他们几乎不愿意相信的事物:就在这全房间的出口处的桌上,陈列着一具被匕首切割成了碎片的尸体。
  “卡……卡立德……”贾西拉僵在原地,死死盯着那张血腥的长桌:“不,这是幻觉!这是噩梦!镜子在哪里?这个游戏一点也不好玩……卡立德,你在哪里,快出来!”
  乔走到她身旁,低声安慰道:“贾希拉,我们可以带走他的一些血肉,最高神庙的高阶牧师一定能用Ture Resurrection把他复活,我们很快就能筹到这笔费用。”
  “我看不见得。”麦德凯特事不关已地评论道,“很明显这具尸体已经被摄走了灵魂,如果他是一名圣武士,最好的情况也许就是溶入了天堂山……”
  她的专业评判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感谢,就连小布都向她竖起了毛尖叫。正好爱蒙犹豫着开了口,她趁机停了下来。
  “……他并没有受苦,在艾瑞尼卡斯做那些事以前,卡立德已经死了。艾瑞尼卡斯……他……他强迫我看,他切了又切……他强迫我睁开眼睛,看着他做这种事。他说我应该看,应该会了解。但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他只是一边割一边对我说:‘看到了没有,看到了没有’……”
  “哼,他以为这样就能唤醒血脉么,真是可笑……等等,要是真的是需要这样做的话,那不是说以往的研究完全错了方向,死亡神职也许就是靠死亡和鲜血来唤醒的?”麦德凯特在心中暗暗地盘算,赶快读完那些研究手稿才能正确地决定下一步。
  贾希拉却好象听不见任何人的声音一般,她慢慢的走到桌边,轻轻地开始用精灵语念起了给死者的安魂祷文。

  一路上有着不少的靠魔杖攻击的机关,以及制造并安设这些机关的灰矮人,甚至连地精守卫和攻进来的影贼都有不少。只可惜这些人中根本没有高手的存在,机关图又在麦德凯特的地图上标得清清楚楚(那是当然的,暗法塔就是专业做情报贩子的机构,号称天下事三分能言其二,预言和探测更是拿手好戏,就算是艾瑞尼卡斯亲至,他都未必有那么专业的画图技巧)。一路上根本是无惊无险,要不是卡立德的死让那些被救的冒险者一脸沉痛,那这简直就是麦德凯特的一次郊游。
  很快地,队伍就到了隧道开始向上缓缓爬升的出口随近,就在这里,整队的影贼们呐喊着,追着某个人冲进了过道地侧的大房间。
  “看来艾瑞尼卡斯的战争还没有结束啊,”麦德凯特兴奋地从包里抽出一支暗淡无光的铁制权杖握在左手,“你们顺着这个出口离开这里,我得去和他好好谈谈。”说罢,她轻轻比划了几下,随着“Invisibility”的咒语声,再次消失在了空气中。
  被丢下的冒险者们相互看了一阵,最后还是乔说道:“似乎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赶快离开吧。”

  隧道越来越陡,地面上满是石屑尘土,突然轰地一声巨响过后,摇摇欲坠的墙壁和天顶又开始往地面剥落碎片。
  “不好,有人想炸塌这段隧道!”最快察觉危机来临的是贾西拉。
  “我们快跑出去!”
  “布,布,快跑。”
  就在轰然倒塌的前一刻,冒险者们冲进了久违的阳光之下。待他们的眼睛适应了那耀眼的阳光,最先映入他们的眼中的是,一身黑袍的艾瑞尼卡斯正在用着各种法术,表演似地在屠戳着整整一个小队的影贼杀手。“你们竟敢来攻击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站在死人碎块堆中的艾瑞尼卡斯一面大声咆哮着,一面召出隐形的骑士将对手刺穿,用致命的毒气将对手窒息,用灼热的火焰将对手烤焦,将所有丧失了勇气试图逃走的杀手化成岩石,然后再轻轻敲碎。
  “你们要付出代价!你们全部要付出代价!”这句话是每一个影贼听到的最后安魂曲。这种可怕的杀戳几乎镇住了刚刚逃出来的冒险者们。

  “我还以为能和艾瑞尼卡斯好好谈谈。没想到只是一群见不得光的小耗子。”在所有的影贼都变成了尸体倒下后,几名吸血鬼正开始品尝他们的鲜血时,这个声音从房间通向通道的门边响了起来,“你们知道艾瑞尼卡斯去了哪里么?或者,你们愿意告诉我……”
  吸血鬼们向着显露出来的蓝色身影张开大嘴,伸出利爪扑上上去。
  “浪费我的时间,Undeath to Death!”一撮钻石粉从麦德凯特手中撒落,一片白光闪过,所有吸血鬼身上似乎冒出了一阵轻烟,身体随即在地上摔成了一滩飞灰。
  这时,又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传了下来,坑道终于全面崩塌了。

责任编辑: dexter_yy

第二章(10月11日连载) »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一名沙华鱼人似乎注意到了你的疑惑:“阁下,如果你想对该文章评分,请先携带有效证件到Undertopia城管办事处登记,如果你还没有成为我们地下城的合法居民,请看头顶上方,那有一只丑陋的眼魔,它会给你把事情办妥”。
平均得分 9.80, 共 1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最新评论 (共有 2 条评论)

  发表时间 作者 回复
z的看法 2006-11-29 18:08 pm zyj710077 0
  发表时间 作者 回复
梅的看法 2006-01-20 19:54 pm 梅塞里斯 0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