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中有
43
位冒险者
         
     
       
黄色Mimir:地下城旅行指南 红色Mimir:查询最近更新 蓝色Mimir:它提供本站的FAQ 眼魔书记,负责办理居民登记业务 提供自动搜索服务的密银魔像 眼魔书记,负责办理居民登记业务 《Book of Dark Denizens》,你可以使用它修改个人资料
 
 

 

果世界上没有了神秘的事情,那我们还剩下些什么呢?如果我们知道一切事情的答案,我们还会拥有什么希望呢?

不,我绝对不希望活在一个没有龙的世界上,我也不希望活在一个没有魔法的世界上,因为那是一个没有神秘的世界,一个没有信仰的世界。

  


——崔斯特·杜垩登

 

 
 




 
居民专用通道
你的姓名?
报出口令!

 
最深的地下城 UNDERTOPIA / 地精学院 / 剑与魔法的传奇 / 被遗忘国度系列 / 卓尔社会关系
卓尔社会关系
日期:2004-10-09  作者:Z-Mac  来自:龙骑士城堡  点击: 3515
 
 

 

卓尔社会关系


 

作者Sean K Reynolds
翻译 Z-Mac



大多地表世界的人只知道很少关于黑暗精灵的内容,除了一些陈腔滥调:他们被蜘蛛女王罗丝的女性牧师支配着;男性只是从属的;奴隶和魔法到处可见。对于大多地表世界的人来说,那些信息已完全足够了,但同时这些陈腔滥调都基于事实,它们只是像给地表抓痒一样告诉他们黑暗精灵的生活方式。卓尔,就像人类和其他文明生命,饮食;恋爱;结婚;抚养子女和拥有家庭。事实上,因为黑暗精灵有着很长的生命期,并且卓尔的社会时常会发生巨变,所以卓尔之间的关系通常比一个典型的人类家庭复杂许多。


性别角色

罗丝是卓尔的保护女神,他们把自己能存活在(或者更确切地说,被放逐到)幽暗地域归功于她。她和黑暗精灵的起源牵连到了一起,蜘蛛女王受到大多卓尔城市,从而大多卓尔对她的敬意也就不足为奇了。同他保护人的身份一同到来的是她那刚硬的对于女性优等和男性劣等的教条。在这些社会中,女性掌控了几乎所有的权力,留下男性来打架。传统上来说,女性加入神职人员并成为罗丝的女祭司为她服务,同时男性加入军队或学习巫术(罕有)。女祭司在战争艺术方面被训练,并且骑兵中队和陆军队经常直接被这些罗丝邪恶的牧师们领导。但通常她们让自己远离危险的路线并给富有经验的男性军官下命令, 他们中的一些人一直受到体力和魔力的威胁,甚至是直接受魔法的支配。
巫术是一个在罗丝的社会中的男性唯一可以获取真正权力的真实方法。即使是经历过多次斗争的最富经验的男性将军和老兵都有可能由于意外侮辱了蜘蛛女王的女祭司而被杀死,但一个同等地位的巫师却比战士远更有价值,很简单,因为他们更稀有、更有用处。尽管如此,在技术上来说,即使是最有天赋的男性巫师对于最底层的女牧师还是处于社会的下层——男性巫师对此事实大为愤怒。这是个他们命中注定要被奴役的世界,因为这是他们的性别带来的灾难。一个能超越空间和时间的男性巫师同样必须向那些几乎不能集聚权力来使刮伤的膝盖好转的女性牧师们卑躬屈膝,他们的存在是失败的。
上文描述了大多数黑暗精灵城市,但有一些无关紧要的有着完全不同的社会结构的卓尔城市。举个例子,沙玛斯城(Sshamath)被男性巫师们统治着,罗丝的女性牧师们则被分入了次要的角色中去。(沙玛斯城转变的环境归结于在近几个世纪中出生的大量男性,他们成群地加大调查古老魔法地点和牧师法术暂时性的中断。) 我们所给出的沙玛斯城存活着,不论它是否是罗丝本人对于卓尔社会的观点上的荆棘,意味着其他一些不同寻常的卓尔社会可能存在,比如说那些被无视宗教信仰的军队或世袭贵族统治着的城市。
然而,大多数卓尔社会反映了他们所崇敬的神祗。有些可能是根据克拉温纱丽(Kiaransalee)——一位掌管复仇和不死生物的主要卓尔精灵女神祗——的哲学理论建立起来的。在这样一个地方,有权力的卓尔可能是那些有能力命令和创造不死生物的或自身是不死生物。维瑞雯(Vhaeraun), 一股上升中的卓尔男性的力量——盗窃和卓尔在地表世界进行的邪恶活动,他对性别有着更平衡的观点;他寻求平等;反对着罗丝现有的母系统治,并希望它垮台。他的信徒一直在创造的解决方法是地表世界在男性和女性之间的权力方面有着更平等的分配方法,虽然那里有些偏向于喜爱男性,因为远古对女性的怨恨;因为在维瑞雯的信徒中女性较少。关纳德(Ghaunadaur),古老和形状怪异的软泥怪、粘怪的神祗,它憎恨罗丝对幽暗地域领土的篡夺,它不关心它的信徒是男是女,只要他们提供它的利益。虽然目前没有卓尔城市以正式认可关纳德而为人所知,但小型的定居地和教会确实存在并有着完全基于权力和忠诚而制定的层级。所有卓尔文化中最不寻常的是那些和伊丽丝特瑞(Eilistraee)联系在一起的,她是罗丝善良的女儿(同样是维瑞雯的妹妹),她是所有善良的卓尔,特别是那些希望和地表世界的其它生物平和地生活的卓尔的保护神。伊丽丝特瑞的信徒们通常必须在蜘蛛女王的城市中隐藏起来,但有些幸运的人可以住在一个他们的信仰可以得到抒发的性别平等的社会中,就好像崇敬维瑞雯的卓尔,除了没有邪恶的污点、复仇和她家族的信徒带着的战利品。但大多人遵从罗丝的教义,这篇报道中残余者呈现罗丝的城市。


贵族身份

大多卓尔社会有着某种贵族等级。和在人类和其他的社会中不同,卓尔贵族们至少在魔法能力上完全不同于平民。举个例子:大多卓尔贵族开发魔法侦测、漂浮术,或通过纯粹的精神力来感觉其他生命的天性的能力。这种不同之处可能滋生于大多卓尔城市的起源中,它们被例外的黑暗精灵个体或家族发现,然后这些人把他们独特的特性传给了后代,就转变成了发展中的城市的贵族阶级。这些能力通常是天生就有的,所以那些被带入贵族家族以改善血统或扩充家族的平民可以成为有权力的贵族的父母(即使他们自己缺少那种能力)。那些优秀的贵族的血统十分稀薄,以至无法表明他们贵族的特征,他们经常携带着魔法符号来弥补这种匮乏;在贵族间携带魔法物品是更普遍的,这样可以扩展他们的能力,比如攻击频率、力量,或多样性。
除非想要隐姓埋名,大多卓尔贵族都会按照他们的地位合适地着装,穿着精美的服装,携带上好的装备(仅适合于黑暗精灵,他们中最低等的士兵通常会有至少一件极品武器), 和几乎可触知的高傲、恐吓和权力的光环。平民们很快地学会了认可一个走近的贵族并当他们心情不好是远离他们。在传统的卓尔社会中,平民仅比奴隶些许少一些牺牲;如果一个黑暗精灵贵族被给了一个选择来牺牲一个奴隶或卓尔平民来达到目的,他会选择奴隶,但如果通向成功的唯一方法是毁灭一个卓尔平民,那么那个平民就会变成死人。
那些在战争或魔法方面有天赋的卓尔可以获得和一个贵族类似的地位,而且这种人通常会被贵族家庭收养以增加其声望和力量。武技大师扎克纳梵(Zaknafein)——崔斯特·杜垩登(Drizzt Do'Urden)的父亲——就是这样一种人。他是平民出生,却永久地和杜垩登家族联系在一起,因为他有着出神入化的武器技巧;他甚至被允许持有杜垩登这个名字,而且因为他是杜垩登主母的配偶,他的孩子们便成为了家族中完完全全的贵族。
在大多情况下,一个平民最热望的是成为一个有势力的贵族的配偶。这样一种位置带来了特权和居住在奢华中而无须工作的机遇。不幸的是,由于贵族会对配偶变得厌倦,或者该家庭中的其他成员会利用这些配偶来当他们互相对付的变态、致命的游戏的棋子,所以这种状况不会持续太久。这些高高在上的平民缺少阴谋上的经验,而真正的贵族却相反。他们可能会侮辱他们的配偶或其他家族成员,这样通常会引来拷打和死亡。如果该贵族是仁慈的,他会把你逐出家族,让你带着耻辱回到平民的生活。


工作

和地表上的人一样,大多黑暗精灵有着某种工作来消磨时间,比如耕种、做手工艺品、在商店工作或其他类似的平凡的作业。大多人在他们的工作日穿着和地表亲属相似的服装,化解旧日的不和;和别人闲谈;尽量拥护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家族。盘旋在这世俗的表面的是蜘蛛女王的牧师们的阴影,她们名义上是被期望来给商人们的货物补偿的,但却完全沉浸于以蜘蛛女王的名义想要什么就拿什么的权利中。一个宝石商或宝石匠被剥削过很多次,因为他的作品是那些不愿付钱的牧师们极想得到的;在他们抵押了他们的住所并且廉价卖清了他们的财产之后,这些可怜的灵魂经常被托运到神殿或贵族中去像个奴隶似的给他们工作来偿还债务。这样残酷的讽刺之事对于蜘蛛女王的女祭司来说是一种美好的幽默。
和地表团体不同,卓尔城市中从没有失业和无家可归的问题。那些进入这样一种状况的卓尔很快成为了牺牲品:成为奴隶、无聊的贵族们杀人比赛的对象、罗丝的祭品或和那些没有家族、宗教、家庭保护的人不加选择地发生冲突。因为这种缠绕着所有贫穷卓尔的残酷鬼性,大多人选择和城市或贵族的军队签约,之后他们就一直可以不停使用士兵,不管他们训练得有多差。总之,作为一个士兵至少可得到食物和庇护所,并且除了偶尔要在战斗中冒死亡的危险,这远远比在那些蜘蛛女王的牧师们走动的街道上无家可归而来得安全。


求爱

罗丝的卓尔有着一个母系社会,在那里财产、头衔和继承权这些遗产是从母亲传给女儿的。生孩子是种妇女权力的象征,也是种男人永远不会有的能力。因为这些因素,女性卓尔通常想要有和她们那缓慢的精灵族出生率所允许的那样多的孩子。因为女性有着所有的控制权,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几乎没有协议书,而且是女人来决定谁是她们的爱人和这种关系能持续多久。 人类和其他地表种族所了解求爱的观念几乎对卓尔是未知的; 在一个男性是微不足到的和生活一文不值的社会中,用冗长的过程和别人搞好关系是无效的。此外,一个男性追求一个腼腆的或无私的女性的观念是失常的,因为这样便把男性推到了一个有权势的地位而女性成了次等的角色。任何一个在这样一个“有次序”的世界中的男性会因为他的无礼而很快被拷打或被献祭给蜘蛛女王。然而,“求爱”是女性的职责,她们就像挑选一个饲养的动物一样选择自己的配偶,并且男性应该顺从。许多时候,配偶的选择是不同女性间为精选出的样本而斗争的势不两立的敌对状态的开始。这些男性通常会因为卷入这场女人们的死亡游戏而一死,而且不止一次女性会“放弃”男性,只是为了让他剥去皮或死在她对手的卧室中。


爱情

在残酷的和以自我为中心的黑暗精灵之中,爱情实际上是闻所未闻的。长久的配偶以实际的理由而一起生活,而不是罗曼蒂克,就好象互相补足的事业;身体上的魅力;生产许多女性后嗣的遗产;政治影响力等等。家庭聚集在一起只是因为它提供了抵御家庭外部的敌人(即使家庭内部的对手可以和外部的威胁一样致命)的盾牌。父母了解到孩子们是得到更多权力的方法,如果他们是获得更大权力的关键,父母们心甘情愿地供奉那些孩子(男性比起女性更多)。孩子们很快丢失了他们的天真无邪并学会了可怕的卓尔社会原则,从那以后,他们的父母成了严格的折磨者,虽然如此,他们使这个世界的掠食者受困直到孩子们能照顾自己。在极少的情况下结对的卓尔会对双方产生些好感,这通常是当男性是个身体极棒的样本;提供了极好的服务并从来没有给女性带来困窘。在这些情况中,这种结合更像是那种糟糕的或没有感觉的人类主妇和她那头饮食奢侈的玩赏犬;男性是个被抱在怀里的宠物,如果它行为太不端它就会被放下。更为稀少的是种父母和孩子间那真诚的爱的结合,只可能是父母不知何故对卓尔社会的压力产生了抵抗并把他的特质传给了孩子。扎克纳梵和他的儿子崔斯特就有着这样一种结合; 父亲鄙弃自己那残忍的种族,并希望他儿子也能和他一样过着不同的生活,当他们认可了他们共有的秘密,他们就像人类家庭习惯的那样亲密无间。对这对组合不幸的是,他们对卓尔生活方式的厌恶被发现了(实在太平常了,因为生活在秘密中是件多么累的事啊),扎克纳梵也就被献给了罗丝。


婚姻

在一个女性掌权而男性更像是奴隶的文明中,一个女性在法律上和一个单身男性度过一生是种荒诞的观念。婚姻在罗丝的城市中不存在。女性选取他们想要的伴侣并且当他们厌倦了老的,会选择一个新的。如果黑暗精灵会更轻易地坠入爱河,一切会变得不同,但这种观念在蜘蛛女王的教义下很容易地在卓尔身上搁浅了。
孩子的抚养
卓尔几乎不是溺爱的父母。在贵族阶级中,一个年轻的卓尔被指导老师和较年长的兄弟姐妹带大,而且他/她通常一年只见父母几次。男性贵族按照他们的天赋被送到城市的军队或巫师学院中去,同时女性贵族进入教会并学习蜘蛛女王的教义,他/她们见到各自的家庭也越来越少。(因为卓尔的长生命期和他们到达成年的年数,这些学院是寄宿制的学校,它们训练这些孩子十年或更久,通常只让他们因重大家庭或宗教集会而一年回一次家。) 这种习惯只是加强了卓尔对他们自己血缘亲属的友情的缺乏,父母几乎离开孩子的生活,因此强烈的父母子关系不可能形成。
在平民之中,情况相似,尽管父母没有财力来供应私人辅导老师,所以带大孩子的职责主要落在了整个大家庭上。有天赋的平民被征募入巫师或牧师学院,剩下的学会他们父母的职业或被送入军事学校。同贵族一样,父母们经常在感情上和身体上很疏远。如果孩子们能有一个更普通的(以地表的标准)家庭环境,他们就可能有机会张大而情绪上不受阻塞。那么卓尔社会将会变得更为美好。


家庭

黑暗精灵可以存活上百年,而且女性有着至少每一百年生次孩子的能力。正因如此,卓尔家庭趋向于比那些繁殖得较慢的地表精灵们的庞大(不是他们比起卓尔更为长久的生命期,就是关心不使自己的土地人口过密)。举个例子:崔斯特·杜垩登有五个同胞,尽管一个哥哥在他出生的那一晚就被杀了(被崔斯特的另一个哥哥杀掉,真奇怪)。这些大型的家庭缓解了父母对带大年幼孩子的职责(该职责被放在了年长的同胞身上)。同胞中的敌手会是竞争性的和势不两立的(像崔斯特的哥哥们证明的那样),就如同女性地位比男性高,先出生的孩子地位也比那些后出生的高。
由于有着长生命期,黑暗精灵们可能在一个家庭中同时拥有好几代人。尽管这种情况因为卓尔社会的暴虐和一些家庭成员互相间的暗算而有所减少,大多数平民家庭有仍然存活着的祖父母和曾祖父母和家中最年轻成员生活在一起。当黑暗精灵保持活力直到最后的几年(当他们变得衰落他们通常就被杀了),这些极其年长的人不再承担整个家庭,而是作为他们的向导、导师、知识保管人和古老积怨的回忆者。一个家庭中的很老的成员是大家尊敬的和害怕的,因为她们已经在罗丝的游戏中生存了几个世纪,她们以变得适应在这样一个变节的和混沌的环境中繁荣下去。
卓尔贵族们没什么不同。由于他们更多地从消灭对手和上等卓尔得到利润,所以在贵族家庭中多代的情况就少了些,而且那些有权势的经常把他自己的同胞紧紧地束缚起来或消灭他们。举个例子:没人知道玛烈丝·杜垩登的阿姨或他的姐妹,但他们中的所有人都应该是有着极大力量的女祭司。一个有六个同胞家庭,崔斯特不认识其他的家庭成员除了他的父亲,他张大成人之后也只不过如此。


试炼

在蜘蛛女王的城市的边缘是一些废弃的洞窟和远古的怪兽巢穴。它们中的一些居住着可怕的半卓尔和半蜘蛛生物。这些扭曲的东西(就是我们所知的蛛化卓尔精灵)是卓尔社会的流民,因为他们在蜘蛛女王的试炼中失败了。所有到达一个特定的能力级别的有前途的卓尔会被罗丝来试炼。她测试他们的忠诚、他们的才智和他们的能量。那些在试炼中成功的人可以在卓尔社会中生存下去。那些失败者被诅咒从他们的身体下半部分生长出蜘蛛腿并且身体上半部分变得肿胀和不可辨认。不再是美丽的,但这些潜伏在卓尔文明边缘的可恨的邪恶生物仍然有种靠近其他卓尔的需求,他们猎杀迷路的卓尔和其他经过他们的生物。罗丝的试炼——如同它被人所知的那样(卓尔社会中唯一被形容成那样的试炼)——在普通人间传开并被女祭司们用来对付强韧的贵族。蛛化精灵的存在是蜘蛛女王绝对邪恶、残酷和可能极度愚蠢的证据,虽然其他的神祗(甚至在邪恶神祗之间)也不时测试他们的信徒,罗丝是唯一一个用如此恐怖的方法故意毁他们的容并让他们继续活着(大多邪恶的神祗满足于简单地把那些失败者卷入湮没之中)。

责任编辑: dexter_yy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一名沙华鱼人似乎注意到了你的疑惑:“阁下,如果你想对该文章评分,请先携带有效证件到Undertopia城管办事处登记,如果你还没有成为我们地下城的合法居民,请看头顶上方,那有一只丑陋的眼魔,它会给你把事情办妥”。
平均得分 9.32, 共 2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最新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发表时间 作者 回复
摩梭人 2005-04-19 21:57 pm m270 0

more...